• 第三方246期:“毒苹果”的悲哀与检讨-搜狐财经
    发布日期:2021-11-23 14:5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毒苹果”事件继续吸引这众人的目光。污染环境固然是不对的,但是对这件事情我们也应该尽量客观看待,给苹果公司及其供应商更多的谅解。从企业的角度讲,要生产像iPhone和iPad这样精细的高科技产品,高成本高能耗可能是无法避免的。而从监督的角度讲,要保护环境,首先要有好的司法保障。

  “毒苹果”这样的事情如果是一种悲哀的话,那是因为我们的经济发展还比较落后,即使它可能带来令人担忧的污染问题,我们也只能暂时忍受它。而另一方面,我们可以庆幸的是,由于经济的发展,我们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条件去关注这些问题了,我们可以承担较高的治污成本了,可以逐步拒绝那些污染较高的企业了。从这点来说,是好事。【我来说两句】

  【微博点评】@管清友 苹果无污染责任,有管理供应商的责任。这也是社会责任。说苹果无责,也不对。监管在政府,但苹果可以放弃这样的供应商。

  【微博点评】@卢周来 跨国公司本土化战略遇到中国这样的环境最终也难免“入乡随俗”。国内经济增长不重视环保,在内地的苹果公司供应商当然也就不重视环保,何况可以降低成本。我同意@管清友 看法。按理说,越是追求所谓“基业长青”的公司,越要讲求在全球而不仅仅在其母公司所在国的社会责任。苹果有值得检讨之处。苹果高能耗高污染在所难免

  在环保组织指责苹果供应商的罪证中,有一些谈到高能耗高成本的,比如iPad2使用的铝镁合金机壳,需要将一个2公斤左右大的铝锭抛空,并将90%左右的原料废弃掉,比如iPhone和iPad中使用的高密度印刷电路板,同样是高耗水高耗能的产品等等。

  这些可能都是事实,但那又怎样呢?要生产像iPhone和iPad这样精细的高科技产品,高成本高能耗可能是无法避免的。

  如果不允许企业以这样一种方式或原材料制造产品,那我们可能根本就没机会在市面上见到像iPhone这样受消费者欢迎的产品,或者即使我们能够见到,其产品价格也可能大幅上升,比如一部iPhone价格涨到5万元人民币。

  况且,冤有头债有主,如果看到哪个工厂有污染环境的行为,那我们就去找这些工厂好了,而不应该将矛头指向苹果公司。正如@张朝阳所言:“质疑是应该的,但要区分清楚苹果公司和苹果公司供应商,这是不同的公司。”

  退一步讲,实际上在各种工业产品的生产中,恐怕都会带来这样那样的污染问题,只是其他品牌名气没那么大,所以即使有更严重的污染问题,也不会被环保组织和媒体穷追猛打而已。我们甚至有理由怀疑,如果连苹果这样优秀的企业,都面临这样的问题,那其他没什么名气的问题,污染问题恐怕只会更重,而不会更轻。

  【微博点评】@1776常识:跨国公司在做全球化资源配置的时候,会充分考虑到当地的法律环境,既是基于是利益最大化的考虑,也是基于自身品牌形象的考虑。在法律环境的低门槛被轻而易举跨越过去之后, 民间组织符合国际惯例的追究是赢得尊重的最好办法。品牌拥有者不会无视品牌消费者的情绪,客观上,也会推动品牌生产地完善自身的法律环境。监督环境保护要有司法保障

  当然,由于外部性问题,同样一项生产计划,从厂商角度看是划算的,从社会角度看却可能不划算。因为其中一部分成本可能由其他人一道承担了。环境问题往往就是这样产生的。

  一般来讲,工厂周边的空气、下游的河流,其产权应当属于当地居民所有,是否要让工厂继续排放有害气体和污水,应该由当地居民说了算。但是,在很多时候我们却看到,在遭受污染之后居民们也申诉无门,很难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的权益。

  这里的一个重要原因,就是司法部门的不作为,比如当一个地方的环境受到污染,居民身体健康遭受威胁和损害的时候,能不能向相关工厂告上法庭?法庭能不能受理他们的案件?这是真正的问题所在,正如博友@史彦所言:“我们的悲哀在于没有好的看门狗,我们真希望有好的看门狗。”

  也就是说,要保护好的环境,我们需要好的看门狗,而这最好的看门狗,则是清晰的产权界定,和普遍而公正的司法保障。所以我们应该要求,是清晰的产权界定,然后为百姓打开法治之门,而不是对品牌企业做出肤浅指责,因为这不但可能误伤良民,还可能徒劳无功。

  在产权得到清晰界定和有力保护之后,居民们可以接受工厂的相应补偿,然后允许他们继续排放一定标准和数量的污水和气体,正如包括国际社会和中国天津、上海都已经在实行的“碳排放交易”一样。另一方面,居民们当然也可以拒绝接受补偿,这样相关工厂就得提高其治污能力,让其污水排放符合相关标准后再流入公共河流。或者干脆搬离本地,到可以接受这些工厂的地方安家。

  【微博点评】@苏苏小和 对于环保组织的剑走偏锋,当成一种声音,听听就可以了。但面对苹果这样一家纯粹以创新为核心价值的企业,市场经济看到的是人类的一种崭新的经济生活方式的改变。熊彼特的创新,是一种“毁灭式的创新”,意味着一种旧的方式的退出,一种新方式的兴起。当年工业革命的兴起,结束了农耕时代,环保组织的质疑声音一直存在,但随着技术的更新,一种新的环保理念出来了。这是一种交错上升的过程,因此,今天对苹果的环保质疑,就有点舍本求末,有点短视了。真理在什么山上唱什么歌

  网友@lovemyfairy在搜狐微博上说:“为什么在其他国家这些企业都好好的,偏偏到了中国就成了污染大户?”很多网友持有类似看法。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,各种污染企业并不是中国才有。

  事实上,在早期欧美经济也没有那么发达的时候,那些污染更加严重的化工和重工企业也可以在它们那是大事生产,到后来,这些企业只能搬到中国、巴西、印度这样的发展中国家。

  而这样的企业在中国,也不是今天才有,而是早在改革开放、早在开始工业建设的时候就已经摆在人们面前的问题,只是当时还有更重要的问题摆在我们面前——如何解决就业,如何让更多人有饭吃,有衣服穿,有房子住。当大家吃饱了饭,各种问题逐渐得到更好的解决的时候,环境问题才会成为报纸新闻。用老话讲就是“在什么山上唱什么歌”。是经济发展了,我们才有条件去讲发展经济的环境代价,而不是突然在今天才有环境成本这回事。

  总结起来,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去讲“毒苹果”这样的事情:如果是一种悲哀的话,那是因为我们的经济发展还比较落后,即使它可能带来令人担忧的污染问题,我们也只能暂时忍受它。而另一方面,我们可以庆幸的是,由于经济的发展,我们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条件去关注这些问题了,我们可以承担较高的治污成本了,可以逐步拒绝那些污染较高的企业了。从这点来说,是好事。

Power by DedeCms